热门: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

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

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

当前位置:鬼大爷鬼故事网 > 原创鬼故事 >

古墓干尸

来源:鬼大爷鬼故事网(鬼大爷鬼故事网 www.sell-aion.com) 作者:蛤蟆精 发表时间:2017-12-16

鬼大爷鬼故事网 www.sell-aion.com     “啊明,大哥这次要出去几天,在家好好照顾爸妈,等我事情办完了就会回来。”这是我的大哥在临走前,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,差不多有一个月了,到现在没有他的消息,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已经中断,包括跟他一起同行的伙伴们。
    我叫王明,有一个亲哥哥王虎,我们感情非常好,这次他突然失去联系,将近已有一个月的时间,是从来没有的,我的家人们十分担心哥哥的安危,我要找到他,把他带回家。
    来到了哥哥的房间,打开抽屉,寻找着跟哥哥有密切关系的信息,整整找了一天,没有任何的线索,我将哥哥照片拿在手里,愁眉不展的思索着。
    正想的入神的时候,哥哥卧室的窗户边,闪过一道黑影。我急忙打开窗户朝外看去,在昏暗的路灯下,模模糊糊的一个微胖的男人,正在绿化丛旁的木凳上坐着。我记得他,这个男人很神秘,每次跟哥哥见面,都是独自一人,从来不打电话,似乎是约定好的一般。
    也许他能有哥哥的消息,我拿起外套,急急的从家里跑去,木凳上的男人看到我之后,脸色非常平静,似乎知道我会出现一般,“你是想问我,你哥哥的事情吧?”
    “是的,我是他的弟弟王明,你有他的消息吗?”心里焦急的期盼着,希望能得到他的一丝肯定的答案。
    他注视着我急迫的眼神,叹了一口气道:“他去了一个古墓,从那以后我也没有他的消息。”
    “古墓?”我疑惑的看着他,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。
    “恩,你的哥哥是去盗墓的,他在一年前就加入我们的盗墓组织。”他平心静气的说着,似乎早想把这件事情告诉我。
    “我要去找他,他已经失踪一个月了,我很想念他,我的家人们非常的想念他。”听到哥哥是盗墓的,我并没有觉得奇怪,哥哥小的时候就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,现在,我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找回哥哥。
    和面前的男子渐渐的聊到了天明,他告诉我古墓的确切位置,同时也叮嘱我,最好再找到一个懂行的人一起,因为这所古墓的危险性系数很大,并且非常的诡异,自从哥哥和他的伙伴们进入古墓之后,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,他们很有可能已经死亡!
    微胖男子在清晨时,搭上一班公交车渐行渐远。躺在床上,头疼的捂着脑袋,该如何去找到一个懂行的人,这个问题让我在家里想的心急如焚,如果是在网上宣传出消息的话,警察肯定是不允许的,盗墓可是大罪!墓可能还没盗成,就已经先被警察带走盘问了。
    手里拿着哥哥的相片,眼神坚定看着,哪怕我一个人,也要去找到你。一宿的聊天,到现在没有进食,肚子饿的“咕噜、咕噜”叫着,来到街道边的拉面店,点了一碗牛肉面,等待的过程中,心神恍惚的坐在店里的中间。
    “嗨!哥们,最近干嘛呢?”一只肥胖的手拍在我的肩膀上,我被突然的一惊,吓了一跳,抬头看去,居然是多年未见的好友,周胖子!
    “真巧啊,你咋回来了呢?”哥哥失踪的压抑,在周胖子的到来,心情变的缓和了些。
    周胖子笑眯眯的坐在我面前,跟我边吃边聊,在聊到我哥哥的情况时,他的脸色变的严肃了起来,等我说道哥哥去的那个古墓的时候,他明显的嘴角有一丝抽搐,看来他知道一些事情。
    我故作镇定的吃着面,若无其事的问道:“那个古墓有什么的???”
    “哎!王明,我劝你别打听了,你哥的事情就放下吧,那个古墓别去了。”周胖子说出这番话来,确实是从心里说出的,不过,只要有一丝的可能性,我都不会放弃我的哥哥的。
    我眼神坚决的告诉周胖子,这事无论吉凶如何,一定是会去的。周胖子眼神犹豫了会后,心事重重的说道:“那个墓一般人真碰不得!不过你是真要去,今天我们既然碰上,我肯定要陪你去。”胖子的话说的铿锵有力,多年的感情在我们眼神交合的一刹那,什么都明白了,这才是兄弟。
    周胖子这几年不见,似乎是干着盗墓的勾当,在去古墓的路上,只见他带着我准备许多我意想不到的东西,比如:涂上黑狗血的粗麻绳、黑驴蹄子、糯米、大公鸡等等。他见到我惊讶的眼神,周胖子也是尴尬的敷衍着,不过为了找到哥哥,这些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。
    我们在次日的下午,赶到了离古墓不远的一个村庄,这里也许有着哥哥的生活痕迹,我仔细的打听着附近的人,希望能够多了解一些信息。村庄里的人告诉我们,在这段时间里,分别来了两队旅游团,自从他们进入前面的密林中后,再也没有见到他们出来过,最后一次来的旅游团,是在最后的一个月前,这正好跟哥哥消失的时间相符合。
    事不宜迟,当天晚上,周胖子麻溜的穿上一身黑夜的夜行衣,在衣服的外面涂上一层黑狗粪,头上带着一顶矿工帽,我错愕的看着,问道:“你这样穿干什么,进这古墓需要这么多的讲究?”
    周胖子整理好之后,抬头严肃的看着我,“这个古墓据说有干尸,这样穿,能避开干尸的鼻子,矿工帽防落石,也起到照明的作用。”说完,他扔给我一套早已准备好的装备,让我赶快穿上。
    黑夜里月明星稀,婆娑的月光照耀在我们周围,我们低着头避开灌木丛,步履艰难的向前方不远处的古墓走去??拷蠓⑾?,古墓的周围寸草不生,光秃秃的石堡在月光的照耀下,显的阴森诡异,石堡前的一块石碑上刻着4个血红大字,“擅入者死”!
    “王明,过来,这里有一处之前留下的盗洞,我们从这里进去。”周胖子在古墓附近发现一处蓬松的黄土,用兵工铲挖掘不久后,一个木质的挡板盖在盗洞的入口处。
    听到周胖子呼唤后,再次拿出哥哥的照片,眼神坚定的看着,心情激动朝胖子说:“走,我们现在就下去。”

    盗洞的入口足足能够容纳两人并排走过,洞壁的四周使用木条编织的网状固定,看起来十分的牢固。随着头顶的矿灯照射下,墓穴的岩石闪亮着晶莹的光泽,上千年的碧水打磨,形成了五彩缤纷的世界。墓穴主体内呈显八卦排列,似乎葬在这里的主人有意的安排,分别按照:乾、坤、震、巽、坎、离、艮。
    我跟周胖子小心翼翼的从“离”字路线走了进去,一路上除了锈迹斑斑的陪葬品,并没有发现哥哥他们的踪迹。越往深处走,墓穴变得似乎玄幻起来,我跟胖子手拉着手,不停的在墓穴里面转动,心惊胆战的朝身后看去,来时的路,不知何时消失无影,只剩下漆黑的岩洞。
    电光石火间,我们脚下的八阵图千变万化着,乾、坤、震、巽、坎、离、艮等字样在脚下飞似的旋转,胖子大惊的呼道:“王明,快跑,这是个陷阱,是墓穴主人的陷阱!”不等话说完,我们顺着一条直线朝着墓穴的中心跑去。
    突然,墓穴停止了旋转,我们脚下浮现出一口枣红色的棺材,在棺材的四周井然有序的排列着八阵图,我摸着额头上密布的细汗,心慌意乱的看向四周。“咔、咔…”的声音在墓穴内回荡着,八阵图的八个方位,瞬间猛地弹起4具尸体,其中有一具是我的哥哥!
    “哥,我是王明!”终于见到了哥哥,声泪俱下的朝着哥哥呼喊着,我疾步的朝着哥哥跑去,想要牢牢的抱在怀里,不在让他离开。
    “王明,你回来,他已经不是你哥哥了,快点清醒过来。”周胖子猛的拽住我,向我大声的说着,目光警惕的看向四具干尸。
    “咚”的一声,四具干尸整齐的抬起了头颅,呆滞的眼神直勾勾的盯住我们,我撕心裂肺的看着尸变的哥哥,悲痛的向后退缩着。周胖子这时,熟练的拿起准备好的束尸绳,朝着一具蹦跳过来的干尸套了过去,干尸轻松的一使劲,绳子立刻四分五裂的散落一地。
    我跟周胖子面面相觑,无助的向着干尸的反向奔跑着,突然,一道冲天的血红光柱,将我们束缚在八阵图之内,干尸看到光柱后停止了动作,僵直的蹦向八阵图的四个方位,我跟周胖子分别被转动到另外两个方位,随着脚下枣红棺材逐渐的下沉,八阵图紧紧的包裹着我们,时隐时现的消失在墓穴里。
    “我是王明的好朋友,他在一个星期前消失了,我要找到他。”
    “我是周胖子的弟弟,我跟你一起,听说他们最后出现的地点,是一所古墓!”
    古墓里有干尸的消息,不知何时已经在盗墓圈内传的沸沸扬扬,其中墓穴里的干尸,让整个盗墓圈掀起一片热潮,大家似乎对于之前盗墓者的失踪,根本无所畏惧,他们眼里只剩下古墓里价值连城的宝贝,和古墓里干尸的标本。
    我跟周胖子的弟弟-周小胖,已经相约一起,再次进入古墓,一方面寻找消失的人,一方面探寻古墓真正的秘密。古墓的种种诡异,已经超越了科学的范畴,为了不让更多的人前往古墓送命,我们打算将古墓的秘密调查清楚,公布于众,希望他们不要尝到失去亲人的痛楚!
    我们现在将古墓所有的希望,寄托在古墓旁的村庄,认为这所古墓里葬的可能是村庄里的祖先。最近的一个星期,在古墓旁的村庄边,打听着有关古墓的消息,附近的村民都是直摇头,没有人清楚古墓的由来,他们搬到这里居住的之前,这所古墓就已经存在,唯一看似希望的线索断了,这加大了我们调查古墓的难度。
    我愁眉苦脸的看着周小胖,:“你觉得下一步应该怎么办,现在仍然一无所获。”
    周小胖对于他哥哥的失踪,至今仍然心神不宁,踢着脚边的石子,说:“我看,要不直接进去算了,拖的时间越长,失踪的人存活的可能性更加的渺茫。”他的这番话不无道理,可是,从前面两次的前车之鉴,我不会这么冒失的答应周小胖的想法,毕竟,这所古墓已经太过诡异。
    到了下午,我们在古墓的四周转了一圈,希望能够发现一些有关古墓的线索。绕着古墓走了一圈,已经花费将近半个小时的功夫,在古墓方圆数十里的范围,寸草不生,没有任何的生机,这一片凄凉的景象,让我认为这里像道家风水学里常说的—养尸地!
    对于这一发现,我内心激动不已,这可能是一个锲机,一个古墓存在的目的。虽然心里隐约的有了一丝线索,但现在下定论未免太过草率,我拿起电话,拨给一位资历较深的考古界学家,:“喂,你好,郭老师,养尸地真的存在吗?”

    那边听到我的问题后,先是一阵沉默,我险些以为对方挂了电话,但是一声咳嗽之后,跟我说:“简单的说明一下,你可能就会明白,”顿了一下,一阵翻阅书本的声音,接着说:“养尸地乃因土壤土质酸碱度极不平衡,不适合有机物生长,因此不会滋生蚁虫细菌,尸体埋入即使过百年,肌肉毛发也不会腐坏,有些资料显示尸体的毛发,指甲会继续生长。风水学中亦有此一说。
    坊间流传道家有太阴炼形之法,尸体葬数百年,期满便会复生
    新死的尸体被邪物/邪气附身
    尸体吸收了阳气,借人生气而尸变
    人死之际,魂一散而魄滞”
    听到郭老师的话后,觉察到古墓周围确实没有一丝生机,心中隐隐觉得不安起来,这所古墓貌似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,我把自己的思路告诉周小胖,他说:“尸体葬数百年,期满便会复生 ,这所古墓存在已不止百年,这一点肯定不是的。”
    “那难道是?”我惊鄂的看着周小胖,异口同声道:“尸体吸收了阳气,借人生气而尸变!”面面相觑的望着古墓,这所古墓很有可能是一个天大的陷阱,只是为了吸引生人前往,借助生人的气息来复活墓穴的主人!
    经过约一个星期的探查,我们心里基本确定古墓惊天的传闻—借尸还魂!我跟周小胖在墓穴的不远处搭了帐篷,轮流盯梢古墓的一举一动,防止有盗墓者再次前往送命。现在,心里仍有一丝的疑惑,这个古墓已经形成上百年的时间,到底有多少盗墓者命丧于此,又需要多少条性命,方可开启墓主的复生大愿。
    当晚,轮到周小胖在帐篷外巡逻,我躺在帐篷内冥思苦想着,忽然,在帐篷的后面传来鬼鬼祟祟的声音。我轻声的呼唤周小胖,“胖子,你在吗?”过了半响,仍然不见胖子回应我,难道胖子因为外面的声音遭遇了不测?
    我关掉手里的手机,借着月光下的光影,悄悄的爬出了帐篷。往前没爬多远,看见胖子正昏迷的躺倒在灌木丛里,心里放宽心了不少。在胖子的身边轻轻的摇晃着,试图将胖子叫醒,到底是什么让胖子突然的昏迷。
    周小胖微眯着眼睛,刚要说话,我赶紧的捂住了他的嘴,“嘘…小声的说,你刚刚被人打晕了,你发现什么了吗?”刚问完,周小胖对我使者眼色,眼睛眨巴、眨巴的盯着我的后面,心想遭了,刚回头,便看见一个闷棍敲在了我的头上。
    次日清晨,我摸着鼓起大包的脑袋,晕沉沉的问着周小胖,“昨晚,你发现什么了,打晕我们的是什么人?”周小胖“哎呦”一声,揉着脑袋后面的两个大包,气愤的盯着眼前的古墓,“能有谁呢,我们看着古墓不让别人进去,肯定是想进古墓的人打的。”
    听到周小胖说完之后,我心里一惊,这可怎么办,古墓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异变,万一再有个什么差池,这附近全村的人,不都得交待在这里,心急如焚的说:“昨晚进去的是几个人?”
    “2个”说完,周小胖似乎不打算管闲事了,谁爱进古墓就自个进去,自己再也不做挡路的人了,拍拍屁股上的灰,调头进了帐篷。
    自从打晕我们的人进入墓穴之后,已经有三天的时间,没有见到他们出来过。日夜的守在古墓边,时刻打听着关于古墓的消息,刚刚把古墓的照片发给郭老师,让他看看这是什么朝代的墓穴。
    “喂,郭老师,确定图片里古墓的年代了吗?”
    “从外形上看,应该属于明清时期,不过建在这么个地方,倒是有些奇怪,一般古人讲究的是依山傍水,才能称得上为好穴,建在这里,纯粹是自掘子孙的后路。”
    “那打个比方啊,你说这里会不会葬着一具想要复生的僵尸呢?”我语气缓和的说着,尽量装作平淡无奇的事情。
    “从古至今也曾出现过,不排除这个可能,咦!”那边传来一声疑惑,接着说:“你别看,这古墓好像真的是你说的那样的,如果这事是真的,得赶快封锁这片古墓,千万不能让人进去。”
    心寒的听着郭老师肯定的回复,我紧张的问道:“如果真的有很多人进去了,该怎么解决这个事情,或者说阻止古墓里僵尸的复生呢?”
    “这个说难也不难啊,说简单也不简单。一般这种古墓里面会排有阵法,只需要把阵眼破坏,即使墓主吸收了再多的生气,也于事无补的。不过,这个阵法一般都会有守护干尸的,比如你们眼前的这所古墓,年代已经相当久远,谁能知道里面有多少具守护的干尸呢。”
    “那有没有更简单的办法?”
    “有啊,直接拿炸弹炸掉,什么东西都破坏了,阵法也会被破坏。”
    听完郭老师的解释之后,我犹豫着看着躺在帐篷里熟睡的胖子,古墓里有他的亲哥哥,他就是为了进入古墓带回他的亲哥哥的,要是就这么炸了,他肯定不会同意的??銮?,古墓里有我的好朋友王明,还有他的亲哥哥,即使他们死了,也要把尸首给他们的父母送回去。
    周胖子在晚上发起了脾气,气势汹汹的朝我发着火,“当时,我们说好的,一起进古墓找人,你现在犹犹豫豫的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,再不进去,我就自个进去了,管TMD的什么古墓复生的僵尸,现在我的哥哥最重要。”
    看着他激动的情绪,我知道他不会再等多久,真的会如他所说,独自进入到墓穴里去。这一夜,我跟周小胖在气氛紧张的帐篷里,默不作声侧身睡着。
    忽然,到了凌晨2点左右,听见古墓入口处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,我赶紧的推醒周小胖,心惊胆战的朝帐篷外望去,一个穿着清朝服装的僵尸,仰着头对着月亮“嗷、嗷”的叫着,尖尖的指甲从一个盗墓者的胸口穿过,鲜红的血洒满僵尸蜡黄的瘪脸,他张开血盆大口,伸出足足有手指长的犬齿,咬进了盗墓者的脖子,随着盗墓者双腿乱蹬着,渐渐的平静了下来。
    墓主复活了!我惊魂未定的看着周小胖,他此刻微颤颤的想要站起来,“嘘”的一声,轻声告诉他,屏住呼吸,这样能避开僵尸的鼻子。随着僵尸吸足了血,盗洞里陆陆续续的跳出多具的干尸,我看到了王虎、王明,心情悲痛的握紧了拳头,周小胖泪流满面的看着他的亲哥哥周胖子,我们忍住内心的悲痛,双眼布满了血丝望着他们。
    看到已经无法阻止的僵尸,亲眼看见死去的亲人跟朋友们变成了干尸,我跟周小胖打算破坏墓穴的阵眼。罪大恶极的墓主,你杀害了我们的亲人跟朋友,就是为了一己的私欲复活自己,只是你万万没有想到,复活后却落得个变成僵尸的下场。
    待僵尸走远,我跟周小胖在附近的商店购买了大量的火药,将古墓方圆数十里的地方,用火药团团的围住,往墓穴的盗洞里倒满了整整三大桶的汽油,随着“嘭”的一声,古墓瞬间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文章标题:古墓干尸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ell-aion.com/yc/49454.html
上一篇:人祭    下一篇:黑猫诅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