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: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

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

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

当前位置:鬼大爷鬼故事网 > 民间鬼故事 >

众目睽睽下的鬼戏

来源:鬼大爷鬼故事网(鬼大爷鬼故事网 www.sell-aion.com) 作者:呼延云 发表时间:2018-01-26

鬼大爷鬼故事网 www.sell-aion.com     《乌盆记》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鬼戏,讲的是南阳商人刘世昌在回家途中遇到大雨,到开窑厂的赵大家中避雨时,无意中露财,招致杀身之祸,尸骨被焚化成灰后揉进黏土,烧制成乌盆,三年后赵大为了抵债,将乌盆送给一个名叫张别古的老头,刘世昌的鬼魂跟随张别古一起回家,托他向包公申冤告状,最终包公将赵大绳之以法。今天我们要讲的故事,却是一个发生在乾隆年间的奇案,这起案件从一开始就和《乌盆记》扯上了关系。
    一、假包公遇上真鬼魂
    乾隆年间的一天,广东省三水县的县衙前人声鼎沸,万头攒动,因为赶上吉庆的日子,戏班子搭起了舞台,今天要演整整一天的戏。全县的老百姓能来的恨不得都来了,摩肩接踵,你推我挤,竞相向前涌去,都希望找到一個视线好的地方一饱眼福。
    这一天的主打剧目是《乌盆记》,包青天断乌盆,在那个年代可是“全程无尿点”的“恐怖悬疑大片”,不光戏台下面的观众,就连准备粉墨登场的演员们也兴致勃勃。前面四场,演的是刘世昌遇害到冤魂求张别古替他找包公告状,第五场才轮到包公上场,上来应该有这么四句词:“十年寒窗读圣贤,常将铁砚试磨穿,身受皇恩为知县,朝廷王法大于天。”然后命令两位差役将放告牌抬出,之后才是饰演张别古和刘世昌的演员上场——对这段表演,观众们大多已经熟悉到能一字不差地跟着演员唱一遍,尽管如此,他们还是“天下戏迷一般痴”地眼巴巴盯住舞台,等待包公的出场。
    “包公”上得台来,在公案后面落座,突然,他双目圆睁,大吼一声:“你是何人?为何跪在台上?!”
    原本有点喧闹的台下,刹那间寂静如死,他们和扮演差役的演员一样,大白天的出了一身鸡皮疙瘩。因为“包公”说出的话并非戏词,而且——他对着说话的那一处舞台上,根本就空无一人!谁知更加可怖的一幕出现了:“包公”从座椅上跳了起来,浓重的黑色油彩也掩饰不住他惊恐万状的神情,他一面跌跌撞撞地朝后躲避,一面用颤抖的声音喊道:“你是什么人?为何头上带伤、满脸是血?你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!”
    台下观众顿时一片喧哗,声音传到了县衙里。
    正坐在县署里办公的知县,知道附近在演戏,但此刻听得外面的喧哗声,既不像叫好,也不像喝倒彩,而是惊马狂奔向人群时才会爆发的一片凄厉尖叫,立刻命令差役前去查看发生了什么事。没过多久,差役把饰演包公的演员带了回来,只见他的脸已经被汗水污得青一道,紫一道,帽子也掉了,但毕竟穿着包公的戏服,县令不敢让他跪着问询,让人搬了把凳子,请他坐着说话。那演员惊魂未定地说:“可吓死我了,刚刚在舞台上落座,便看见一个披头散发、满脸血污的人跪在台上,我开始还以为是哪个演员跟我开玩笑,可是后来发现他的头骨好像真的是裂开了,分明就是个鬼魂??!”
    县令听了也十分吃惊,他沉思片刻,对演员道:“你戴好帽子,整理干净戏服,重新勾一下脸,再上台去,看看那鬼魂还在不在,如果看到他还在,可以领他到我这公堂上来。”演员吓得连连摇手,县令板起脸来道:“台上你是包公,台下你是庶民,敢不听本官的命令么?”

    这时台下聚集的人更多了,有那长了顺风耳的,已经将台上有一冤魂的事添油加醋,传播开来,观众们没想到听《乌盆记》却赶上了“鬼告状”直播,哪个还舍得离开,都抻长了脖子观望着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。“包公”坐在公案后面,依旧望着舞台上那处空无一人的地方,很久很久,他咽了两咽道:“我这个包公是假的,你若有冤情,不如跟我一起去县署,让县令大人替你讨回公道。”然后朝台下走去。
    二、一座坟埋了两个人
    已经升堂的县令,见那饰演包公的演员上得堂来,问他怎么样,演员指着身后道:“大人您看,他已经跪在台阶下面了。”县令起身看去,台阶下空无一人,他高声喊了两声,也无人应声。县令大怒,正要叱骂演员,谁知演员突然低声对他说:“大人,那冤魂朝我招手,看意思好像是让我跟着他去什么地方,我该如何是好?”县令一愣,赶紧说:“你快点跟上去!”然后让几个得力的捕快尾随着演员一起行动,看看他到底要去哪里,又让两班衙役驱赶围观的人群,避免惊扰到那看不到的鬼魂。
    一路走去,他们来到了一处草长丛深的野地里,前面兀立着一个馒头样的坟包子,铁青色的天幕下,一群乌鸦站在树杈上,好像不祥的黑色帷幔。演员指着坟头说:“那鬼钻进里面不见了。”衙役看看墓碑上的文字,“冢乃邑中富室王监生葬母处”,他们将竹枝插在坟墓的附近做记号,然后飞快地赶回县衙去报告。
    县令听说,更以为奇,一边坐着轿子、带着很多公差去墓地,一边让人把王监生找来。等两路人在墓地会合之后,县令责问王监生,是否杀人埋尸于此,否则怎么会有鬼魂申冤?王监生莫名其妙,“请开墓以明己冤,令从之”。
    锹铲俱下,地面刚刚挖了两三尺,还没见到王监生母亲的棺材,一具头骨碎裂的男尸忽然从土里浮现了出来,从肌肤的颜色和弹性上看,应该是刚死了没几天。县令立刻让左右衙役将王监生拿下,王监生一面挣扎一面大喊:“冤枉啊大人!”县令怒斥道:“尸体在此,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?!”王监生道:“我母亲下葬时,送葬的人数以百计,他们都看到我母亲的棺木入土的场景,那时根本没有这具尸体,假如有,那几百个人怎么可能一直隐瞒真相不去报官?”

    县令一听,点了点头,问道:“你是看到墓坑封土之后才离开的吗?”王监生摇了摇头:“不是的,我看到母亲的棺材下到墓坑之后,就带着送葬的人们一起回家了,剩下的封土之事都是土工所为。”
    县令拊掌大笑:“吾得之矣!”他将那天埋葬王监生母亲的土工们都找了来,看他们一个个“状貌凶恶”,大喝道:“你们杀人的事,东窗事发了,冤魂找到舞台上的包公申冤,如今你们认罪否?!”
    土工们一听,一个个顿时面如土色,扑倒在地不停地磕头道:“我们认罪,我们认罪!”
    三、最伟大的一次表演
    原来,那天王监生带着送葬的客人们离开墓地之后,这几个土工便在附近一个茅棚下歇息抽烟。有个独行的旅人迷路走到这片荒野之中,上前来向他们问路,顺便讨口旱烟抽。土工中的一人帮他卸下肩上的包袱时,感觉沉甸甸的,偷偷往里面瞄了一眼,竟全是白银,顿时财迷心窍,跟他的几个伙伴商议道:“我们再做上十年的土工,也挣不了这么多的钱,不如杀了他,分掉他的银子,然后各自去过富??旎畹娜兆?!”伙伴们道:“虽然这是一条生财之道,但杀人要偿命,一旦尸体被发现可怎么得了?”那人指了指王监生母亲的下葬处,低声道:“那坟坑不是还没掩埋吗?杀了人直接往里面一扔,把土掩好,所有人都以为里面只埋葬了王监生他妈,谁能想到一坑竟有二尸。”
    土工们一听,都觉得此计妙极,悄悄朝那过客围拢了上去,“举铁锄碎其首,埋王母棺上,加土填之,竟夜而成冢”。
    一起凶杀案就这样成功告破了,县令将这些土工“尽致之法”,在刑场上,一个土工对着同伙们叹息道:“还记得埋尸时咱们曾经夸耀,这样的杀人灭尸之法,谁也破不了案,死者要是想申冤,恐怕只有包龙图再世才能做到吧!然后咱们还狂笑不已……”监斩官和围观的人们听了,更觉得此案真是诡奇之极,那个死者的冤魂正是听到了土工们的对话,才受到启发,虽然包龙图已经不能再世,但是可以找到戏台上的包公申冤吧。不过,笔者认为,听到了土工们对话的恐怕不是什么鬼魂,而是那个扮演包公的演员。
    从整个案件的经过可以看出:看到了鬼魂,并跟随着鬼魂找到埋尸处的,始终只有那个演员一人,换言之,整个案件的侦破过程完全是他一个人的“独角戏”,所以,排除了世上真有鬼魂存在这种可能之后,唯一的真相就是:当土工们杀人埋尸的时候,那个演员因为内急等原因,恰恰就在附近的草丛中,目睹了惨剧的发生,也听到了杀人者猖狂的对话,更是受到了启发。由于古代演员地位低下,比流浪汉好不到哪里去,如果贸然报官,未必能得到县令大人的信任,反而有可能被土工们反咬一口,连累自己吃官司;其次,就算是把土工们绳之以法了,土工家属作为“地头蛇”,肯定会对戏班子展开报复。与其这样,不如假扮包公,假装看见了鬼魂,假借冤魂带路揭发凶案,反正表演是自己的看家本领,在那个各种迷信流行的年代,无论官员还是凶犯,都很容易跟着自己“入戏”,走向最终的结局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这位无名演员的这一次伸张正义的义举,堪称他自己最伟大的一次表演。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文章标题:众目睽睽下的鬼戏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ell-aion.com/mj/49508.html
上一篇:脚桶潭边    下一篇:玉美人